现在的位置: 首页媒体报道>正文
禅城依托家综中心构建15分钟社区服务圈
发表于5年前 媒体报道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768 views+ 2016年01月31日
■在兰桂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区居民在做手工。
■在祖庙街道同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小朋友在玩“思维急转弯”游戏。
■同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开设430学堂,让孩子们有个休闲学习好去处。
    禅城区祖庙街道同华社区的周伯行动不便,想换个发型过新年,他联系同华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家综”)后,社工立即和剪发机构取得联系,第二天,就有志愿者上门为他服务。

这是禅城家综服务的一个案例。2012年开始,禅城民政部门牵头推进家综建设,至今建成17个家综,家综成为整合社区资源、盘活社区活力、服务社区街坊的重要平台。

经过三年探索,禅城家综从无到有,成功构建了15分钟社区服务圈。但同时也面临着投入资金少、社工资源紧缺、考核评估频繁、服务内容难以深入等困境。

连日来,记者会同区民政局工作人员走访禅城的家综中心,采访一线社工、社会组织、镇街民政部门、专家学者,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探讨社区服务和社区治理。据悉,区民政局今年着重培养本土社工,统一服务评估标准,全面提升社区服务质量。

民生实效

17个家综建成备受居民点赞

近日,在南庄镇紫南家综的“舞曲园”活动室里,村民麦志生和几位歌友正在练习粤曲。麦叔是紫南村人,多数时间住在南海桂城,退休后,他时常回老家。大概一年前,他加入了紫南曲艺团,以歌会友。

紫南村管辖15条自然村共20个村小组,在紫南家综建立前,除了在流滘村小组的伦社服务中心外,村民们并没有太多的悠闲好去处。“在流滘的服务中心,一般都是流滘村小组的人才去那里,大家找不到地方集中练歌。”麦叔说,如今,他和50多名团友每周星期一就会集中在紫南家综,大家唱歌跳舞,打发多余时间,参加社工组织的其他活动,还在多场文艺活动中演出。

和麦叔一样,祖庙街道同兴社区居委会的关伯也在家综里找到乐趣。日前,他上了几期同兴家综开设的电脑班,学会了制作电子新年贺卡。“之前连启动程序这些最基本的操作都不会,社工教了我们之后,掌握了一点电脑知识,电脑不再只是年轻人使用啦!”

寒假来临,不少家综相继推出青少年的活动。“家综不仅给居民提供了悠闲、学习好去处,还盘活了社区的资源,和居委会形成良性互动。”张槎街道纯阳居委会主任谈建华表示,目前该社区经常和设在辖区里的张槎家综合作开展社区服务。

禅城区在2012年下发《关于加快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建设的实施意见》,开始了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承接运营、为全体社区居民提供专业化社会服务的模式。从那以后,家综便围绕当地居民的基本需求,为个人和家庭提供全面、优质的社会服务。

2012年禅城建立首家家综,随后逐年增加数量,如今全区已建成17个家综,超过20万人次的居民享受到了专业服务。

家综服务新探索

培养本土社工统一考核标准

困境市民对家综知晓度不高应对利用互联网扩大宣传

目前,一般市民对家综和社工仍然了解不多。新事物打入服务市场需要磨合,在举办大量活动之后,禅城家综的探索期较之广州等地,稍显漫长。

细看家综的服务对象,不难发现其中原因。按照规定,禅城家综主要服务对象是青少年、长者、弱势群体,参与主体的特殊性决定了活动是“有限参与”而非“全民参与”。

“青少年白天上学,老人也把家综当做是悠闲的场所,而这些群体的传播能力远远低于成年人。”禅城区禅青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总干事王岚表示,该机构目前承接了普东和同心两个家综的运行,在扩大服务知情度上也在尝试。

“通过互联网+家综的模式,打通网上服务平台,把家综的活动提前推送并在网上接受报名,同时在网上举行公益众筹和手工艺品义卖活动,让居民参与到社会服务中。”王岚表示,借助微信、众筹等新技术,拓展了除老人小孩外其他居民对家综的认识。“单靠机构举办活动是不够的,还需要政府主动借助媒体进行宣传。”王岚说。

困境资金投入不足社工流动性大应对发掘志愿者骨干培养本土化社工

记者从禅城区民政局获悉,目前禅城的家综除了个别有100万元、60万元的财政投入外,多数家综每年只有30万元的支持。禅城家综在服务上参考了广州的“全能型”模式,在年资金投入上却远远少于广州的200万元每家。

资金投入的多少直接决定了社工进驻的数量以及服务质量的好坏。加上禅城原本就紧缺本土社工组织,唯一的本科佛科院的社工专业刚开设三年,2017年才迎来首批社工专业毕业生。多重影响下,禅城在社工人才的吸引和挽留上,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30万的标准配4个社工,扣除场地管理消耗、活动经费、税务等各种费用后,真正发到社工的工资不到3000元。”一名不愿具名的社工表示,工资和发展前景是社工选择留下与否的重要因素,在同等工作量之下,更多社工愿意选择到广州、南海等地工作。而工资多少又影响了社工的积极性以及服务质量,鉴于资金的有限,假如没能拉到企业赞助,不少家综在举办活动时一切简化。

作为禅城少有的纯本土社会组织,禅城区禅青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社工流动性较为稳定。在普东家综,除了6名常驻的社工外,还长期招聘实习生。“实习生在家综了实习半年,提前了解家综的运作情况,毕业后更易留任,对机构来说,也省去了不少新人培训的时间,还增加了人手。”

紫南家综正在尝试另一种社工本土化的做法。社工梁淑贤告诉记者,从2014年开始,紫南家综就有意发掘本土志愿者骨干。“举办活动前招募志愿者,慢慢地就有了一批比较固定的志愿者骨干,通过锻炼和培训,有的活动开始几天由社工带队,后来的几天直接交给志愿者骨干。”梁淑贤表示,除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志愿者骨干一般都可以带至活动结束。

目前,紫南家综已有六七名骨干志愿者,社工和志愿者通过以旧带新的方式,队伍正在不断地壮大。同时,社工还对志愿者进行社工专业的培训,促进志愿者向社工的转变。

“禅城家综的基础建设和服务网相对完善,但仍需做实做大。目前资金投入不足,容易导致人才外流。”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教授陈永杰表示,人才梯队的建设要走得更前,要让社工看见未来专业的发展空间。而紫南家综的这种做法,是就地取材、社工本土化的好方法。

困境家综是“万金油”社工成“杂家”应对机构寻求突破增强服务针对性

目前,禅城大部分家综采取“3+X”的社区服务群体,主要有家庭、长者、青少年,再根据社区特色,进行社区建设、企业服务等服务,几乎包含了社区所有群体,让家综服务变成“万金油”,进驻社工也成为服务的“杂家”。

“很多家综的覆盖面极广,服务也主要是针对驻点的社区,其他社区难以辐射。”禅城区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科科长黄延聪表示,家综建设的初衷,是为了帮助行政任务日益频繁的居委会,减轻其在社区活动上的工作量。“目前家综以举办活动为主,个案跟踪、心理辅导的占比较少,而这些恰恰是更能发挥社工专业的服务。”

现在,不少人对家综和居委会的角色重叠有着疑问。在榴苑家综项目负责人何锦祥看来,居委会

举办活动带有普遍性,而社工则对服务人群进行分类,利用专业的社工手法、通过活动进行大范围的影响。“居委会拥有强大的号召力,家综进驻初始,必须要依靠居委会的力量召集居民参与,社工更多的是发挥专业进行策划、组织,二者做到资源的联系和整合。”何锦祥认为,家综和居委会并不存在矛盾,随着服务的深入,二者的关系应当是越来越密切的。

“人手少,服务多,‘万金油’的做法难以深入服务。”何锦祥表示,榴苑家综服务榴苑、红卫、三友、和平、莲峰、忠信、劳动共7个居委会,而每个居委会的需求和服务的侧重点都不同。“针对每个居委会的实际情况,今年在每个居委会开展一至两个服务,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把服务做得更深,以此来寻求突破。”

困境评估任务重准备时间长应对统一评估机构和标准

此前,禅城对家综每个服务年度进行中期和终期两次评估,邀请第三方评估机构,针对家综开展的项目、服务进行评估。采访中,不少家综项目负责人表示,每次评估之前,都需要整理前期资料、查漏补缺,往往要花上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时间。

“很多文书、资料需要处理,这也减少真正服务居民的时间。”禅城某家综的社工阿丹表示,禅城的家综项目三年招标一次,一年签一次合同,一个项目最少做一年,途中的情况和最初设想的难免有偏差,假如按照指标的要求,硬性改变实际服务是十分困难的。她希望评估的时候不应该全部是看文字上的资料,可以抽出一定的打分比例,在评估时和社工入户考核实际的服务,结合社区服务、居民反馈等来打分。

对此,黄延聪表示,三年以来,禅城试过邀请不同的评估机构,根据原则性的评估方法进行评估。2016年,禅城区民政局适时调整评估方法,把一年两次固定评估改为不定期评估和固定评估相结合的方式。“除了年终固定评估外,每个季度开展一次不定期评估,由评估机构到家综暗访,既减少机构为评估而准备的时间,也使得评估更为真实。”

此外,禅城还将筹划针对家综的评估细则,按照统一的标准进行评估,提升评估的人性化和科学性。

部门计划

升级社会组织孵化基地服务

2015年11月,禅城区民政局分别在每个镇街选取一个家综作为首批社工专业人才实训基地,让社工专业学生在专业机构实习半年,全程参与项目策划和跟进,并对其进行督导。这对于提前对接专业人才、补充家综人手都有着极大的意义,拉开了禅城自主培养本土社工的序幕。

禅城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将对社会组织孵化基地服务进行升级,改变原来仅对初创型社会组织孵化服务,把服务对象范围扩大至在禅城开展服务的公益类社会组织,特别是社工机构,为社会组织提供人才培养、资源链接、行业统筹、宣传培训等方面的服务,打造成一个枢纽型的社会组织服务平台。

在人才培养方面,禅城将计划根据不同对象、培训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培训和讲座,给予社工学生、基层社会工作者、一线社工更多的专业成长支持,推动建立一套社工人才培养体系。

同时,禅城区今年将首次尝试培养本土督导,开设督导班,选拔部分本土优秀一线社工进行重点培养;此外,还将重点推动建立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规范,建议在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时将社工薪酬待遇与城镇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挂钩,并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吸引人才留在禅城服务。

专家支招

以需求为导向建立本土化服务评估标准

“禅城的家综基础打得好,政府对家综的关注也较高,但是禅城目前处在服务的转型期,城市化程度没有广州那么高,两个城市存在众多的差异性,因此不能照搬广州经验。”广州市北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工系教师曾永辉表示,资金的投入决定了社工进驻数量、服务质量,但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应该鼓励家综更多地链接社会资源、培养本土社工,借助外力拓展服务。

在不少地方,一般是先定下一年建设多少个家综的目标,在招标过程中定下了服务的内容,再购买机构根据计划开展服务。“一定程度上这种顺序是不正确的,先定指标再开展服务,没有遵从以需求为导向的做法,可能会忽略社区的具体情况。”曾永辉表示,禅城应该弱化建设家综的行政要求,把服务更多地投入到居民需求中。

针对项目评估,曾永辉表示,评估是社工服务质素把控最为重要的一道关卡,是行业顶层设计的重要内容和范畴,它对整个社工专业可持续性健康发展影响深远,各地当前都亟需建立一套行业及社会公认的、具有专业权威性的、行之有效的本土化服务标准评估机制。

“评估应该形成平等、尊重、好奇、欣赏的关系,构建创造、开放、变化、新意、观照的对话机制。”曾永辉表示,过往人才库中不少专家都充当着“裁判员”与“运动员”的角色,既评估他人项目,自身项目又接受评估,所以容易导致人才库中有项目专家为己私利结成同盟,人为左右评估结果,从而影响评估的客观公正。

曾永辉说,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扎根本土、精通实务,恪尽职守、求真务实的评委,评估时应由“证据为本”转向为“合作对话”,确保评估的专业和权威。“禅城目前撒下了家综服务这个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研究怎样更好地运作家综,怎样去提升服务,怎样去统一评估标准,进行本土化的探索。”

采写/珠江时报记者黄群飞

通讯员吴嘉丽摄影/珠江时报记者戚伟雄



Copyright © 2013 佛山市禅城区禅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 地址:佛山市普祥路8号3座1802     联系电话:0757-82091657